小伙伴们不要说我恨你们!我对你们明明是真爱…QwQ

无标题系列

这大概是挺久之前写的一段。然后因为在下习惯先写在本上再码字到电脑,所以到现在才敲上来。

以及,先说这是坑!这是坑!这是坑!【重要的事据说要说三遍


无文笔无情节的流水账文……标题什么的最讨厌了想不出来先放着吧。

>>>>>>>>>>>>>>>以下大概是正文>>>>>>>>>>>>>>>>>>>>>>>


章一

流月城一役后,昔日一行四人终究分离。

 

乐无异与父母告别,去往西域捐毒。纵然黄沙漫天,不比长安繁华,那里终究是他的故土。或许逝去的亲人的思念仍徘徊在茫茫风沙里,他们一定,也在等待他归来。

 

再见面,仍旧是捐毒遗迹。远道而来的少年向着面前古铜肤色的男子笑道:“狼王……哥哥,我回来了。”从未用过的称呼,脱口而出时却并未有过多抵触。

 

狼王一愣,旋即露出爽朗愉悦的笑意。上前来便急着问他与流月城如何、可有受伤。心头微微一暖,乐无异想,这就是血脉相连发自肺腑的关切吧……

 

他前来兑现承诺,也是来担起责任。捐毒是他的故土,这里的遗民过得辛苦,他不能放手不顾。他已决心劝狼王不要再做马贼,转而经商。总有一天,凭借着自己的偃术和狼王的帮助庇护,这里的百姓一定会过得更好。乐无异抬眼望向广袤大漠,眼中是满满的坚定信念。

 

>>>>>>>>>>>>>>>>>>>>>>>>>>>>>>>>>>>>>>>>>>>>>>>>>>>>>>>>>.

 

不知不觉回想起一些往事,乐无异回过神来,拾起手边的工具继续组装偃甲。

 

如今已是三年过去,当真是时如逝水,永不回头。回想当年在长安因打碎盆栽狼狈离家,遇见竹笋包子团,遇见闻人、夷则、禺期、阮妹妹……遇见沈夜和其他流月城的人,都如梦一般遥远。那其中有美梦、有噩梦。或是欣喜难抑,或是悲痛不已。而那些最难忘的,永远是有关师父。

 

师父,和初七。手上衔接材料的速度渐缓,乐无异微微垂眼,胸口又有闷闷的感觉。他曾和闻人说“希望终有一天,我也能习惯”。而今,他是习惯了,习惯每次想起他们时胸口的钝痛,以及油然而生的孤寂。

 

“无异,你又在做新的偃甲?”近处传来安尼瓦尔的声音。乐无异一惊,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竟然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

 

他挠挠头望向安尼瓦尔:“呃,是啊……”

 

“哦?这次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安尼瓦尔颇有兴致的模样。偃师弟弟制作的偃甲精妙又实用,即便他不是偃师,也能看出弟弟的技艺越发纯熟,更难得的是时常有奇思妙想……每当看到西域各处用于取水、灌溉、生火乃至守卫的偃甲,他都为此感到分外自豪。

不过这次的偃甲……安尼瓦尔的表情有些不确定,怎么看着这样眼熟?

“这个啊……嘿~等一下,你马上就知道了。”乐无异眨眨眼,显出几分狡黠,手上动作不停,将最后一些细节修整完毕,然后一手握柄,一手缓缓褪下刀鞘——一柄刃如新月、寒光熠熠的弯刀就出现在他手中。一看便知材料上佳,可削铁如泥。

安尼瓦尔凝神看那把刀,眼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赞赏和喜爱。乐无异看他那模样,心知挑对了礼物。献宝似的递上刀:“哥哥,我前几日听别人说你的生辰就快到了,就试着把早就绘好图谱的这柄刀做出来,送给你作生辰礼物。”

 

安尼瓦尔微怔,心中感动:“你费心了。”他虽已改行做商人,却仍是未丢弃练武的习惯,随身也一直佩刀——当马贼的日子与刀为伴,见了宝刀自然欢喜。没想到乐无异留心他的喜好,这份礼物,实在称心。“多谢,我很喜欢这礼物。”他由衷道。

 

乐无异有些得意:“这柄刀的材料虽然比不上晗光,但也是我辛苦寻来的,肯定要比寻常铁匠铺中买到的刀剑锋锐好用。哥哥你虽然不再做马贼,以往的仇家也可能找你的麻烦,身侧有柄好刀护身,我不与你们同行时也更放心……”

 

话音未落就被一掌拍在肩上,安尼瓦尔大笑道:“好小子!我还用得着你来担心?莫不是以为你哥哥我武功身法退步了?”乐无异有些尴尬地笑笑:“怎么会?我只是……”

 

安尼瓦尔便敛了笑意,正色道:“你放心便是。你一片好意,我又岂会不明白?”又望了眼已然暗沉的天色:“快走吧,原本我是来叫你去吃晚饭,怕你又做着偃甲忘了时辰……这可好了,连我都忘了来意,屠休他们要等急了。”

 

乐无异起身活动一下久坐的身体,“好,这就去吧。”

>>>>>>>>>>>>>>>>>>>>>>>>>>>>>>>>>>>>>>>>>>>>>>>>>>>>>>> 

 

西域的烈酒颇有后劲,不可多饮,但用来暖身御寒却是再好不过。

 

西域狼王今日因收了弟弟精心为他所制的礼物,内心极为高兴,于是晚餐时不由分说拉着乐无异畅饮,非要来个不醉不归。

 

再三推却却仍推不过,乐无异心中暗暗叫苦,这些年过来,他酒量虽没太大长进,但对西域这些酒是什么情况心下也有数。狼王这一队人马皆是豪爽男儿,酒量了得,且擅饮烈酒。乐无异昔日不知节制喝得多了,第二日不仅睡到日上三竿,那头痛欲裂的滋味也教他难以忘怀。

 

于是趁旁边安尼瓦尔喝得兴起未曾留意,他微侧过身子,迅速地倒了半囊酒,又翻出身上带的清水掺入酒囊,手法轻快一气呵成,而后执着酒囊面不改色继续同安尼瓦尔闲聊。这一幕看得旁边的屠休有些好笑地摇头,却也不说破。

 

待到饮得有五六分醉意,乐无异便佯醉着起身离去。

 

他漫无目的地在附近走着,走得有些累了,便寻了个背风处倚着一方矮墙坐下,边欣赏月色边借着大漠夜晚的冷风清醒头脑。

 

幽幽月色茫茫无边洒在漫漫黄沙之上,泛出冰冷的霜色,仅是看着也令人心生寒意。却不知是夜风冷了身,还是往事寒了心。他看着黄沙连绵,有时会想起那年那日,那人的血溅落于沙地,染红了黄沙,又转眼被风掩埋,再无痕迹。若是心中也能如这沙地,风过无痕,未尝不好。可他一边痛着,一边清醒地提醒自己不能忘记。永不妥协,永不忘记。这是他立下的决心。即便所有人都忘了那人,他也不能忘。这或许是身为弟子,唯一能为师父做的事。

 

这些年随着狼王的商队辗转奔波,昔日的少年已褪去几分青涩,举手投足间更显沉稳。只有眼中那熠熠光彩和头顶一绺始终不安分地彰显存在感的呆毛分毫未变。再过数月便是他的及冠礼,偃甲鸟早早带来父母的传音,叫他务必及时回去。至于那些宴请事宜,和大批官员别有用心的送礼来访之类,他实在不愿意应对,就统统交给了自家爹娘。反正将来也没有步入仕途的打算,费那些心思做什么。

 

回想起来,自三年前来到西域,就甚少回去那些故地看看。纪山的故居上次和闻人他们一起去时也没仔细清扫,更重要的是门口用来守备的偃甲人早已被毁得零零碎碎,总得重新修整一番;静水湖也是多年未回。去西域前他把那些师父留下的书简整理分类,放进了桃源仙居。这三年闲暇时便是刻苦钻研其中图纸。乐无异自己只觉越是钻研越认识到自己与师父的差距,却不知于偃术一途他已算学有大成。

 

“明日……就向哥哥辞行吧。唔……但愿他看在我送他那礼物的份上,别太不情愿……”

 

打了个呵欠,乐无异揉揉眼兀自小声嘟囔:“毕竟,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声音渐没,琥珀色眼眸早已阖上。大约是酒意上头,少年就这样倚在墙边睡着了。

 

月明如镜天如水……如此良夜,在此睡一宿,必定是要着凉的。

 

意识完全沉入黑暗前,乐无异似乎听到了谁无奈的叹息。

 

那声音,分外令人怀念。

>>>>>>>>>>>>>>>>>>>>>>>>>>>>>>>>>>>>>>>>>>

这世上有个道理叫做【看到章一不要认为一定会有章二】

我能说的大概是,这篇文的构思相当慢热,理由大约是慢热的人只能写出慢热的文【?

因为在下的思维是想到哪写到哪,所以文中bug可能不计其数万望不要较真。

最后,草稿打了将近一万,师父都没有回到无异身边。后来在下自暴自弃跟小伙伴说,”等到把师父写回来,这篇文就完结吧?“

得到的是小伙伴充(man)满(huai)爱(hen)意(yi)的一掌( ̄ε(# ̄)☆╰╮o( ̄▽ ̄///) 

就这样被pia飞了╮(╯▽╰)╭

评论(21)
热度(16)

© 无夜-风吟 | Powered by LOFTER